ann、若

唯有被拥抱可取暖「中

盯着半睁开眼的蕙兰几乎忘记呼吸,要怎么解释两个人此刻暧昧亲密的拥抱,而蕙兰似乎没有醒来的样子,在挣脱本不敢用力的拉扯后又回到之前的动作后,听见蕙兰模糊的嘟囔,靠近仔细听,太昱整个人突然愣在那,他不确定又实实在在听见【别走,别离开我,我冷。】间断的呢喃。痉挛般的疼痛席卷全身,太昱一时间脑袋都是木的。
他不确定的是,蕙兰真的是对自己说的话么?本是一句让人心软的话语,却在心疼用力收紧臂弯之后怀疑自己。她是对谁说的话呢、是他么?还是那个曾让她热情似火的他呢?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用力想将她从怀里松开,直到她不松手的反抗中有些哭腔的喊了声【不走、老公】太昱才清醒过来女人并没有完全醒过来还在迷糊中被自己不分轻重的拉扯。
看着眼前带着委屈痛苦表情的蕙兰抽搭着,真的是想扇自己几巴掌,赶紧将女人带回怀里哄着,似乎真的受到惊吓收紧拥抱仍不停喊着老公,真的是心都要碎了为这个女人。而自己究竟在干什么,到底是怎么了。看着怀里不安的蕙兰,只能将她更紧一点的贴近,轻拍后背安抚重复着我在,没事的。渐渐平复的女人沉沉睡去后,太昱自责并心里痛骂自己,也明白自己在乎的心一直以来伤害着女人也困着自己。不经不觉睡去的太昱,是被热醒的,当醒来后反应过来发生的一切和觉得热的原头,原来是怀里的女人全身发烫。一下子清醒的太昱赶忙将迷迷糊糊的女人放到床上,准备起身的太昱发现因为不舒服似乎要醒来的蕙兰,俯身靠近【蕙兰呐、怎么样?】不清醒的女人听见眼前人声音,下意识的回答【老公,热】

唯有被拥抱可取暖「上

夜已深,已是凌晨。
加班又到了这个点回家的太昱,有时自己也不知是真的赶时间还是怕回来要面对家里那个人。五年的时间已经让冷战变成日常,似乎两个人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继续,反复。没有人去理会究竟对不对。
推开门像往常一样任由惯性发出不大不小的声响关上门,家里太空旷了吧。有时也会吓自己一跳,亦不曾理会,似乎用这种方式告知自己回来了,可是又在说给谁听呢?她会在意么、哼~笑自己想太多。低着头换好拖鞋向卧室方向走去,不经意望向客厅而看到沙发上的女人。怎么会在沙发上睡着,回头看了一眼玄关,不经皱眉,刚刚那声关门都没有让她醒来。回过头望着她,想想原来自己的存在真的是虚无呢。继续往回走着刚迈出两步随着玄关声控灯熄灭周围陷入阴暗中,不受控制的驻足,想多看两眼此刻安静的女人。有多久没有见过熟睡的她,五年的分房已经多久没有见过卸下防备和带刺儿的她,小心翼翼向她靠更近一些的位置,发现她睡的并不安稳微微有些皱眉。在梦里仍在奋力争取想要的东西吧?这就是她啊~
也不知就这样站了多久,看着她的脸思绪万千。与她的记忆已经遥不可及,却还是为她的存在而在乎不能放开,是自虐吧。放不开她也困着自己。突然的翻身让身上的衣服滑落,似乎是身上突然失去仅有的温度,也实在是本身不舒服睡在沙发上浑身酸疼,蕙兰轻微扭动身体想要活动一下发现四肢有些麻木,啊~真的是病了啊,药量吃的不够吧。又冷又困的身体似乎不能自如支配、不由深呼一口气。而身边站立多时的太昱看着渐醒的女人,想要躲开回房间却发现自己因为一动不动太久而腿软,一个踉跄发出声响在黑暗中着实吓到两个人。太昱因为心虚想走的身体也被声响而定住,不知是进是退。而躺在沙发上还沉浸在活动缓冲的蕙兰明显被头顶的声响吓了一跳,本能微微惊呼一下子坐起身,却又因为身体太虚头晕到旋转,稳住且转动身子看向太昱。太昱有些尴尬无措的清了声嗓子,停顿两秒后没有波澜的语气淡淡说了句:怎么睡这了,回房休息吧。沙发上的女人在看清声响发出者后,还在懊悔自己在家里怎么会如此惊慌感到一丝愧疚时,听见他的话瞬间恢复常态,好似穿上盔甲的战士。而太昱在看到蕙兰眼中从惊慌到松了一口气的迷离在听到自己的话后变清冷的眼神,心还是会紧缩。原来自己让她如此不适,固执的望着她不动。
蕙兰在轻笑自己后准备起身回房间,当脚踩到外套,才想起来睡前盖在身上的,而他就是这样看着掉落都不愿上前吧。就这样吧,要求什么呢?用力吸一口气压住胡思乱想和眩晕、还得一步步走回去不是吗!起身绕过太昱身边一两步时一个不稳差点栽倒,太昱虽然也无数想法乱窜却也不曾移开视线上前撑住她的手肘和腰。蕙兰觉得自己应该会跪在地上那一刻被稳住,闭上眼缓住因为晃动而加深的眩晕感,不想在他面前倒下,自己可以的。
停顿几秒后,用没有被握住的左手搭上腰上的手,真暖啊~自己的手不自知的加大力度想要汲取更多温度,也只是一下下好像只是心里那么想的,稍用力将男人的手拂掉【我可以的,没事。】说完脱开了他的搀扶向房间移动。
太昱忍住关心的询问,看着自己手中单薄的身体,强逼自己睁大的眼睛已经用力,都在感受到冰凉手指触摸那一下定格。怎么会那么冻,真的是冻,没有一丝丝温度,生病了么?发烧了吧?无数想法在脑海闪过却还是沉默让她有些踉跄吃力的离开。
听见关门声反应过来的太昱呆呆的回到书房,仰头靠着坐在沙发上,脑子里都是刚刚的画面,一遍遍反复上演。看着她受惊到面无表情的眼,感受她在怀里到抽离的温度,那么凉。不,不应该那么冰冷,哪怕在沙发上睡着也不应该手触之处都是冰冷,还有那没有丝毫温度的手。在搭上自己后有那么一瞬的用力,一定不是幻觉,是对温度的渴求。太昱懊恼自己看着她睡了半天都没有注意到她的异常,还在责备她的皱眉自我误解。真是该死。
差点儿弹跳起来向她的房间大步迈去,可是在门口那一霎那又停顿下来,刚刚那声关门声似乎还在耳边,刚刚那个清冷的眼神让他有些怯懦,叹了一口气摇摇头,自己这颗心到底要如何是好,自己只要悄悄看看她好不好,刚刚的温度叫人放心不下,哎。
轻轻旋转把手一点点推开卧室房门,太久没有进入这个房间,有些紧张的情绪在闻到熟悉的气味后渐渐松弛下来。不发出声响的向床前移动紧闭呼吸。当看清床上蜷缩着都几乎看不见被子里的女人时,心猛然抽搐,想着刚刚在怀里那一下身体真的是单薄的不敢用力握住,好似稍一用力就会捏碎。看着她微微蜷缩的样子,忍不住走到床边想把被子拉紧一点,轻轻拿起手腕想放进被子里,却发现冰冷的身体微微发抖。这是病成什么样了?赶紧摸向额头发现有些发热,看到床前的空水杯和药盒,还知道吃药的。
将手放进被子里裹好被子,到厨房倒了杯试过温度稍稍有些热度的水急忙回到卧室,将瘦弱的女人慢慢扶起靠着自己【蕙兰呐、喝点热水,蕙兰呐】许是头疼,扶起的过程让女人不适的皱眉,并将头用力靠过来,在呼唤中勉强喝了半杯水后才渐渐松开眉头。本想放下女人去放杯子,不想她仍旧靠过来将脑袋蹭了蹭,然后似乎想要挣脱被子的裹绕却又力不从心使不上劲儿的皱眉哼唧。看着女人一系列动作心都软了差点笑出声却又担心用力过度不舒服,赶紧伸胳膊将水杯放下,谁知这个动作分开两人的距离后女人更不安的扭动让他赶紧回过身,并迅速将被子掀开让女人向自己方向靠过来。
挨上男人的蕙兰似乎感到温度可叫人取暖,伸出手环上男人的身体用力抱着,真暖啊,好像那个人的温度总是热乎乎的让人不想松手。看着女人一气呵成的动作,终于找到舒服的姿势停下来后,紧紧抱着自己的她全身颤抖的幅度席卷而来,怎么会这么冷啊,明明盖着被子,都病成这样还在逞强自己都可以。忍不住将被子向上拉盖住两个人的身体,轻轻将身体向里挪动,也为了更好的挨着女人。轻轻抚摸女人的后背,想要搓动而产生更多温度,逐渐停止颤抖的身体也渐渐回温,看着她似乎没有那么用力的皱眉似乎好过了些,不想离开却又害怕女人醒来后的尴尬,太昱看着她的脸庞不禁收紧手臂,这一刻的温存是五年来只在梦里出现过的画面,而怀里的女人似乎感应到什么,动了动身体的同时紧了紧这个温暖的拥抱。内心挣扎的太昱确定怀里的女人已经不在颤抖开始升温的身体,欲将她送身上松开放回床上,就在拉开女人搭在自己身上的右手时,蕙兰似乎不满的哼哼两声,挣扎又垂下自己的手臂紧紧抱住了他,太昱一定不知道此刻半梦半醒的蕙兰内心活动,好像他的温度就让这个梦再延续一会儿,真的好冷,心也是。

自己点过的梗。断断续续画面。虐到的自己看最近大家这么勤力也发上来一些。还有后续不多。稍后看看会不会有加量。

无题。片段。

前言。接15集结尾。
在进京的火车上用流量看完的直播。真的是疯了。片段只有这一段。没有下文没有其他。只是看完无法缓解的疼。想要逃离却又无处可去的痛。如果有人愿意接下去OK没问题。


在得到太昱沉默不语的默许后,蕙兰无法接受的冲出房门。而从警察局出来后就跟踪太昱回家的明宇并没有离开,看着蕙兰穿着单薄裙衫脚上还是拖鞋慌忙走出家后,冲上前拦住了蕙兰凌乱不稳的脚步。明宇看着眼前蕙兰红色眼眶,毫无生机的目视自己后,无力对自己说【明宇呀、带我走】凝望几秒后迈前几步揽过蕙兰,用眼神确认她的情况后一步步向前行。
而反应过来蕙兰跑出去的太昱冲出来后听到蕙兰的话,站定在原地望着两个人,却不知是否该上前挽留,亦或是否可以再留住那个无法放手的人。
呆若前行几步的蕙兰忽然站定,明宇停住担心回望,发觉手臂吃力而蕙兰缓慢蹲下身。太昱握住拳,忍不住向前猛的快走几步,又停在二人身后不远处。明宇担心蕙兰撑不住询问,还好么?蕙兰无声泪流,微颤地说:明宇呀、我走不动了,腿没有力气啊。明宇心疼的轻拍蕙兰搭在膝盖合十的双手,才发现双手颤抖冰冷,不禁收紧揽住蕙兰的右臂。
听见蕙兰的话,太昱心疼到仿似碎裂,这就是我要守护得到的女人,却让她如此这般心痛皆因我。可是,还是希望她在我的身边呐。
太昱松开紧握的双手,走近蕙兰身前,明宇抬头望着他、眼神愤怒、疼痛让太昱加深眉头,太昱将眼神转向蕙兰,看着她无神又悲痛的表情,更加坚定留下她,哪怕悲伤的她也是自己陪着她一同承受。
{不要走,蕙兰呐~}太昱蹲下身说完这句话,蕙兰顿了几秒后木然抬眼与太昱对视,一刻间世界都静止,两个男人望着蕙兰,想看到她有所反应而不是这般死寂。明宇呼出一口气后,渐渐放松手臂。确定她能撑住身体不会倒下后松开手,太昱紧跟着双手扶住蕙兰单薄的双肩,明宇起身望向太昱看着他伤痛坚定的眼神步步退后【蕙兰呐、你爱他,不是么,就算带你离开却也无法让你快乐啊】
就这样看着太昱的脸,看着他伤痛眼神里自己泪流的模样,蕙兰忍不住终于哭出声问【为什么?】她委屈整件事情的不信任、被怀疑、被任意污蔑,为什么到最后就连眼前声声说爱自己的男人也会伤害自己。为什么还要让自己爱上他,报复而已吧。看着颤抖大哭的蕙兰,太昱什么都想不了,借力将蕙兰扶起抱进怀里,用尽浑身气力支撑已瘫软无力的身躯。任由她在怀里哭泣,那丝毫用不上力的捶打,只知道要用力抱紧,不能放开。
当蕙兰真的一丝力气散尽时,双手无力捶下,轻声到只能耳边人才能听到的声量说【终究你也要走的不是么?你已经不再是爱我,而是愤怒演变的折磨。放开我吧】太昱摇头【爱你的心无论何种方式都不曾改变。只是被迷失在浓雾中没有看清自己的心,也没有做的更好让你知道并感受,一切都是我做错了,可那也是爱情呐~都会过去的,没事,没事的、蕙兰呐】蕙兰也不知自己究竟还相信什么,只觉得好累,什么都想不了,仿佛有无数太昱的话语充斥着自己,什么也辨不明。真的好累。
太昱发现怀里的人愈发轻飘,叫蕙兰呐也无法得到回应仍在继续下沉,蕙兰终于撑不住晕了过去。太昱慌张无措将蕙兰抱起,远处不曾走开的明宇也冲到身边,接过蕙兰让太昱开车去医院。


【真的能逼我这个脑里没有故事情节的人写文。高蕙兰真爱无疑了。】


可以点梗么?

特别想点一个梗。请抛开那个见鬼的结局,一切从凯文李的助理撞向蕙兰开始。当然是撞了、然后失意。
不狗血。也虐一虐太昱啊~醒来后的蕙兰不认识太昱却记得明宇。拒绝太昱的照顾,甚至抵触出院要和他回家。让明宇带她走。无法靠近的太昱也该好好反省一下为什么。然后两个人不经意的互动,蕙兰会不忍看他难过。但是别记起来了。然后的然后重新开始吧。哪怕忘了心的感觉是不会变的啊。把那些甜蜜可看的画面加进去,自由发挥吧!拜托了~